阳光,海洋和凶蛮纠结在困顿的天堂——多伊格新作评论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 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最新个展于2017年12月19日至2018年2月17日在伦敦Michael Werner画廊展出。以下是卫报作者乔纳森·琼斯(Jonathan Jones)撰写的多伊格新作的评论文章。 引言:在我们今天这个风云变幻的年代里,艺术家彼得·多伊格带来了他最新的一批庄严而高贵...

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最新个展于2017年12月19日至2018年2月17日在伦敦Michael Werner画廊展出。以下是卫报作者乔纳森·琼斯(Jonathan Jones)撰写的多伊格新作的评论文章。

引言:在我们今天这个风云变幻的年代里,艺术家彼得·多伊格带来了他最新的一批庄严而高贵的作品,他用惊人的色彩创作了非凡的海滩景观,画面弥漫着由谋杀和肮脏的狮子所表现出的疑惧不安的氛围。

演唱卡利普索的红巨人,2017,照片:Courtesy Michael Werner画廊,纽约和伦敦

多伊格描绘的场景发生在乱世的阿卡迪亚地区,那是一个充满了阳光,大海和致命毒蛇出没的地方。在他的新作“演唱卡利普索的红巨人”(Songs Calypso)(2017)中,一位巨人伫立在金色的沙滩上,他裸露的红色躯干形象被海岸警卫队平台的黑色铁架所包围。大海是一条点缀着白色斑点的绿色带。黯淡的蓝天挤满了大块蓬松的云朵。在地面上,一名男子懒洋洋的躺在阴影处,他身上缠裹着一条巨蟒。这是只宠物还是它要扼杀他?

在希腊传说中的特洛伊战争中,祭司拉奥孔和他的儿子们被巨大的蟒蛇扼杀在沙滩上。多伊格绘画中的人与蛇看起来就像古典艺术中描绘的被上天宣判的拉奥孔。多伊格的朋友兼合作者德里克·沃尔科特(Derek Walcott)是获得过诺贝尔奖的加勒比诗人,他于今年(2017年)去世。沃尔科特史诗般的作品“奥莫罗斯”将荷马的神话转移到西印度群岛。多伊格的新作品类似于荷马史诗,或沃尔科特的诗歌。他把特立尼达的家看作是巨人,怪物,盲人歌手的地方。

“演唱卡利普索的红巨人”(Songs Calypso)是一幅近三米高的大画。其中的“红色男人”是一位英雄般的男性裸体,他的肌肉看起来令人印象深刻。多伊格从电影明星罗伯特·米切姆(Robert Mitchum)的一部旧影集中得到了这张图片。米切姆在特立尼达度过了一段时间,并在1957年发行了一张卡利普索(calypsos,注1)歌曲的专辑。画面中这位自恋的巨人一味地唱着他的卡里普索,而在他身后海滩上的人物似乎正在死于蛇的绞杀中。米切姆是否是一名在天堂里的游客,他除了自己浮夸的特质以外的一切不平等和非正义的现象均视而不见呢?

“他用内心的激情描绘了...”,2017年,照片:Courtesy Michael Werner画廊,纽约和伦敦

你不能指责多伊格作品中选择性的“失明”。在另一件作品中,他潜心描绘了特立尼达首都西班牙港的一座监狱的黄墙。在画面中,这样一段色彩鲜艳的空白打断了生活的节奏,黄墙变成了荒凉的舞台。画面中央,在西班牙港的雨中,一只肮脏的狮子在柠檬黄色的监狱墙前静卧,它是拉斯特法里教的“犹大之狮”。有人在监狱里涂上了这种挑衅的涂鸦,它已经复活了——骄傲又饥渴。它会带来救赎吗?在这狂欢节般的庆典里,一个男人无精打采地靠在黄色的墙上,他戴着红色的帽子神情绝望。

多伊格的画作有如乔治·德·基里科(Giorgio de Chirico)描绘的幽灵般永恒宁静的空旷广场。它们是全新的,但对我来说,它唤起了几千年前的诗歌。多伊格以内心充沛的激情和迷人的视觉描绘了世界。他可以用很平淡的语言来表现每一个细节 - 他告诉我,那个与蛇挣扎的拉奥孔的形象源自他一个朋友的图像,某一天他在海滩上与蛇的合影照。然而,最终在多伊格绘画中的所有记忆和参照物都变成了一个梦幻般的调色板。这就是最高境界的充满想象力的艺术。

我们的灾难性时代的一张严肃的图片... 2017年的两棵树,2017,照片:Courtesy Michael Werner画廊,纽约和伦敦

“两棵树”是这次展览中最宏伟,最辉煌的新作,作品尺寸超过三米半宽,描绘了一个巨大海滨景观。在紫罗兰色天空前升起的两棵树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海怪的触角。从它们扭曲的枝干上发芽的卷须和叶子已经变成令人生畏的吸盘,它们周身艳丽的颜色、泛着莹莹的磷光。前景中戴着头盔的冰球运动员,穿着俗艳的植物花纹的黄色上装同样令人不安。多伊格的色彩创造出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情感意味。

“两棵树”不是关于树的描绘,它是关于暴力的,但它表现得非常轻松自然。多伊格说冰球队员的形象取自他在纽约看到的一个冰球队的形象,他们都穿着沙漠迷彩服。与此同时,在场景的中心位置,一位年轻人向下凝视着自己社区中发生的一起杀人事件。第三个角色手持一台摄像机,这个形象暗示了当代人忙于拍摄死亡和灾难的场景,却不是试图帮助当事人这样令人不寒而栗的现象。

所以,多伊格解释说,即使你对这件作品一无所知,也会感觉到这件奢华作品所蕴含的悲剧性的反讽意味。作品庄严、令人惊悚的华丽感体现了这是一幅恰好反映我们当今灾难性时代的崇高而严肃的图画。多么神奇!尽管画面油彩还未干燥,这样的作品却注定将成为永恒之作。彼得·多伊格已经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并且将会越来越好。


注1:卡里普索(calypsos),特立尼达岛上土著人即兴演唱的歌曲


注2:拉斯特法里教起源于非洲,兴盛于牙买加,该教的“犹大之狮”借用了圣经《启示录》里所提及的“犹大之狮”。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