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艺术家给垂死者画像探讨死亡和应该怎样活着

2019-10-8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   艺术家Claudia Bicen用了两年时间,约见、采访并画下那些即将走向生命尽头的人。她认为,垂死者会拥有对“我应该怎样活着”这个经久不衰的问题的答案,所以她与加州湾区的几家养老院取得联系,最终选择了九名老人。     “在创作这一系列作品的过程...

  艺术家Claudia Bicen用了两年时间,约见、采访并画下那些即将走向生命尽头的人。她认为,垂死者会拥有对“我应该怎样活着”这个经久不衰的问题的答案,所以她与加州湾区的几家养老院取得联系,最终选择了九名老人。  

  “在创作这一系列作品的过程中,我观察到了很深刻的悖论:尽管我们在讨论死亡的话题,但他们教会了我怎样活得更有意义、更热情”,她这样写道,“我发现,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参与世界的方式和他们创造出的事情是最重要的,包括他们与子女、社群、工作或自然的交流联系。”

  “与我对话的这些人来自不同的社会经济背景,但没有一个人希望自己当初能多挣点钱、工作更努力或者买更多东西。”  

  “将逝之思”系列作品包括九幅真人大小的铅笔肖像画,画中不仅描绘了Daniel、Ena、Osamu和Jenny等人的面容,也记下了他们对生命的思考。他们与Claudia Bicen的对话内容,描绘在画面中T恤的褶皱或是挽起的袖口中。Claudia Bicen还在视频网站Vimeo上放出了对话视频,你可以听到这些垂死者们的回忆、悔过和教训。  

  我们与Claudia Bicen取得了联系,就她这一极具冲击性的系列作品展开了更深层次的探讨。  

  你在网上写道,你一直“被我们应该怎样活着这个问题深深吸引”,为什么这么说?

  从14岁起,每个新年夜我都会给第二年的自己写一封信。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了解自己随着时间流逝发生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创建记录一个人的一生的计划。16年以后,我仍然面对着一些存在已久的挣扎,只不过现在我更能理解其存在性了。  

  成长的过程中,我从世界各地的人群和传统中、从历史中寻找我们应该怎样活着的答案。我在心理学、哲学和人类学领域拿到了学位,除此之外我还用了很多时间研究宗教传统和冥想实践。在书本之外,我的经历让我得以与许多经历过、或是正在经历创伤的人有过接触,这些人经历过自杀倾向、毒瘾、艾滋病、虐待、无家可归等问题。

  你还写道,你相信垂死之人有这个问题的答案,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柏拉图临死时,他的一个学生请求他总结人生,柏拉图的回应是:“练习死亡”。对死亡的认知不仅能够提醒我们自己无法不朽,而且让我们意识到几乎所有事物都是无法不朽的。生活中如果对此有了深刻的了解,就会对你与他人和世界的相处方式产生影响。我之所以想与垂死之人对话,是因为我相信死亡的逼近让他们对生活会有更深刻的体验。我相信这种将要过完一生的状态,可能会让人对他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产生不一样的看法。事实证明……有时就是这样。

  那你是怎么想到为他们画像这个想法?

  我选择了石墨铅笔来作画,因为铅笔画比彩色绘画更为严肃,也更为柔软。我选择将其制作成真人尺寸,是因为我想让观众感到画像中的人就像真正站在他们面前一样。我把我们的对话内容压缩成大概三千个单词,将其绘制在肖像画的服饰上。这样的想法有两层含义:衣服上的文字一是比喻我们所“承担”的、用来构建自我的那些故事;二是我希望这些复杂的文字可以鼓励观众来接近这些画中人物,并尽量与他们共度一段时光,向他们提供一些亲密感。

  你是怎样想到与养老院取得联系的?

  我想要选择那些知道自己所剩时日不多的人作为作品主题,所以养老院看上去是个不错的选择。与临终关怀不同,住在养老院的人已经不再接受疾病治疗,而且一般也剩下不到六个月的时间了。

  你是如何选定这九个人的?

  我联系了湾区的十家养老院,也让社会工作者、护工、牧师帮我传达我正在就面对死亡这个话题开展一项艺术项目。最初,我打算接受所有愿意参加这一项目的人,但随后我意识到,为了保持多样性,我需要拒绝其中一些人。还有一些我原本想要共事的老人,在这一过程中不幸去世了;我还见了一些老人,但我们无法开放地对死亡这个话题展开讨论。

  那么他们究竟是否表达过后悔之意?

  他们中许多人都表达过悔意,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表达了这样的倾向。比如,Harlan、Osamu和Ena的表述中,悔恨是其中很重要的主题。Harlan和Osamu后悔他们在工作上花费了太多的精力,这影响了他们的生活质量。Harlan主要后悔自己花了太多时间加班赚钱,而没能与家人有更多时间相处。Osamu则后悔在自己选择了供应商这一职业道路,同样也希望自己当初能花更多时间在陪伴家人、教育和发挥创造力上。相反,Ena的职业生活和个人生活中都致力于帮助他人,她后悔自己为了支持丈夫、父母、兄弟等人而放弃了许多机会,她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的时间追逐自己的梦想。

  我认为,Harlan、Osamu和Ena三个人的悔意,反映了我们文化中的性别范式对人们的影响。

  现在你完成了这个项目,你对从中学到的经验有哪些具体的应用吗?你主动地试图让 生活更有意义、更精彩了吗?

  这个项目提醒了我生活与活着的区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者的区别与爱与被爱的区别有些类似。我感觉活得更自在了,无论是对家人还是朋友,无论是对人生还是对活着这件事情,我都更容易充满感激了。我发现自己更能接受生活本身的样子,不再想象生活可能会有所不同或是可能会更好,而是接受它,同时也接受我被赋予的天赋。

  “将逝之思”这个项目的目的之一,就是让文化中关于死亡的问题有所明朗化,并希望这样做能够扫除一些对此话题的恐惧感。这个项目让我能注意到自己曾避之不及的问题,通过这样的行为,我得以待人更为和善,也更接受自己的样子。

  我并不是说我的作品一定会改变人们的看法,也不是说勇敢面对死亡可以让人们更聪明,但是我相信,如果你能够了解作品所传递的信息,你就会发现自己的生活变得更为深刻。

  最后一个问题,你会与画中的这些人物保持联系吗?

  这九个人中,有五位已经去世了。我与其他四人、或是他们的家庭和社会工作者仍然保持着联系。几周前,我才从Ena的儿子那里得知她去世了,当时她的画像还剩几天就可以完成了,我很后悔没能让她看到这幅画像。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